1

分享

【關於撤退,我想說的是...】人生無法重來

關於撤退 山思而行 群山之島 撤退的勇氣 人生無法重來

玉山撤退

登山的核心價值
登山家張元植在「山思而行—登山中的死亡,對生命的凝視」一文曾說:生命中已知的風險可以盡量規避,但突如其來的意外卻始終如影隨形的圍繞在我們身邊。登山如此,人生亦然。
對山行者來說,死亡永遠只是「可能」,但不會作為山行者的「選項」。山行者只是藉由山行的過程去體驗身體的脆弱及生命的無常,透過逼近死亡去凝視生命的樣貌,更深刻的去體會與咀嚼,何謂生命,進而更珍惜有限的生命,讓自己短暫的人生旅途,綻放出更璀璨耀眼的光芒。
關於撤退 山思而行 群山之島 撤退的勇氣 人生無法重來

攝於雪山1號圈谷

作家詹偉雄表示:我們一直在追求自己不可越過但可到達的邊界,冒險就是追求臨界點的藝術,讓自己進到臨界點,最終推升臨界點。
冒險如果不以生命為代價就不叫冒險,正因為要以生命為代價,所以時時刻刻要對你探索行動進行思考,要瞭解你的身體,瞭解你的技能及你所面對的自然。冒險一方面把人性推到極致,另一方面讓人看到尋常人所未曾得見的事物。
關於撤退 山思而行 群山之島 撤退的勇氣 人生無法重來

攝於雪山圈谷

山思而行
正因為登山是一項具有危險性的戶外活動,所以必須在出發前做好萬全的準備。登山家張元植在「登山不是說走就走的旅行」一文曾說,登山的所面對的風險可分為二種不同層次,有別於不顧後果、不加思考的冒險,探險是在明瞭風險且做足準備之下,有計畫、有評估的去「探索危險」。
荒野固然迷人,但卻會覷準毫無提防的人,趁其不備將之吞噬。IG照片中的絢爛色彩與柔美光影,又或者壯闊連峰的磅礡大景,背後永遠潛藏著各式各樣你無法掌握、或出乎意料的風險,必須做足準備,心懷敬畏的向山而行,才能在每次的山行中,獲得滿滿的能量。
關於撤退 山思而行 群山之島 撤退的勇氣 人生無法重來

穆特勒布山日出

撤退的意義
在瞭解登山的核心價值後,就能夠比較正面看待「撤退」這件事。「群山之島與不去會死的他們」製作人詹偉雄在第二集「冒險是殺小?」(詳群山之島Ⅱ觀後感)曾對撒退做了以下的詮釋:所有在大自然裡面從事冒險活動人都知道,我們爬山的目的其實是旅程,而不是終點,出發其實就是成功了,因你勇敢的跨出了你生命那個邊界,所以撤退是一個光榮的字眼,因為回程的艱難與挑戰不亞於前進的那條路,它必需付出更多額外的努力。
「山給了我什麼?」對於這個問題,登山家張元植在幾經思索後表示:不要害怕探索新的東西。冒險是試探自己極限的行動,很多珍貴的東西,必須冒險才能得到,一如在「冒險是殺小」一片呈現在大家眼前的雪白聖稜線大景。如果能夠深刻瞭解爬山帶給人們的意義,那撤退就不再會有太大的糾結。
關於撤退 山思而行 群山之島 撤退的勇氣 人生無法重來

攝於奇萊步道

撤退的勇氣
本魯其實也有過幾次基於天候因素撤退的經驗(二次雙十連假南湖群峰因東北季風與南方水氣產生共拌效應及一次奇萊主北因梅雨鋒面提前報到),在下決策的當下,其實是非常天人交戰的,因為一趟超過二天以上的百岳山行安排不易,除了所費不貲之外,搶山屋、安排接駁、規劃糧食、公司請假及家人生日常生活的影響等等,都要花費心思安排妥當,才能出門,撤退會讓這一切前功盡棄,所以在討論是否要撤退時,總是會有體力較好,或是冒險性格較強的隊友,希望不要撤退(因為每個人的能力不同,對風險的承受度也不同),除非是對爬山有相同的理念,而且很有默契的隊伍,一般商業團或網路揪團是很難達成共識的。
關於撤退 山思而行 群山之島 撤退的勇氣 人生無法重來

攝於南湖步道撤退

人生無法重來
我們永遠無法以事後諸葛的方法,來評判撤退的決策是否正確,領隊只能摒棄個人的喜好及對冒險的渴望,站在最弱隊員角度來評估風險,那怕只有微乎其微的機率,也不能讓大家賭上一把。如同前述「冒險是殺小」一片當中,導演在領隊張元植決定撤退後,情緒一度崩潰,就表示大部分隊友的不安與恐懼,已在極度放大中,所以即便是在朗朗晴天下決定撤退,放棄後面那段在近在咫尺的雪山美景,仍是最正確決策,因為有一種危險叫做「領隊覺得有危險」。
關於撤退 山思而行 群山之島 撤退的勇氣 人生無法重來

攝於雪主步道

#關於撤退  #山思而行  #群山之島  #撤退的勇氣  #人生無法重來 
分類:登山

爬山的目的,並不在滿足自我的虛榮,而是在帶動你的靈魂,去尋找生命的悸動! 作家詹偉雄曾說:生命邊界之外自有奇特的壯麗與深邃,值得人們勇敢追尋,不問年紀。

評論
上一篇
  • 【淡蘭中路】最偏遠的後花園
  • 下一篇
  • 【騎走淡蘭】走入時空交錯的百年山徑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